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三砚斋天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三呼捍卫中国书画之中国特色——中国书画中国特色的抽象美

2018-11-20 11:54:1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三砚斋主天波 
A-A+

  在我思想上,总是考虑着一个这样的问题:我以为中国书画中国特色的抽象美,对世界美术而言,是产生最早,创新发展最生动,延续不断长达几千年的绘画艺术形式,其本质特征就是笔墨。

  中国书画中国特色的这种独立于世界美术的抽象美,不是哪个人忽发奇想就能够创造出来的,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智慧发展规律的必然产物。

  孔子曰“致知在格物”。

  上溯到三千六百年前产生的甲骨文字,又称象形文字,每个字就是一幅原始画,在甲骨上的刻线,应该就是笔法的原始基础。以至发展到真、草、隶、篆,则笔法大成,完全超越了线条,升华到了高雅的笔墨艺术境界,使汉字脱开了象形的束缚,走向了抽象艺术的大美境界。

  观七千年前的岩画,和甲骨文字同样由线条构成,这一情况为书画一体埋下了伏笔。现就我于2013年所作《中国书画论要》一文中,“关于笔墨”论述的一段文字摘录于后:

  笔墨所指不是属于工具或材质的毛笔、墨汁,而是中华民族遵循本民族的文化特色,以毛笔、墨汁为主要工具和材质,关于中国书画当之无愧的一大艺术发明。

  参照专利法的规定,构成发明的条件有三:1、新颖性;2、创造性;3、实用性。中国书画之笔墨,就这三个条件充盈有余。笔墨之与时俱进,保持着经久不衰的新颖性;笔墨传神,奥妙绝伦的艺术价值,展现着无限的创造性;笔墨担当着书法与绘画两者的艺术构成与审美标准,显示了广泛的实用性。

  积我五十年实践探索中的认识,笔墨源于书法。走向成熟的时间,应该以今草书法的产生为标志,当为汉朝草圣张芝时期,距今约两千年之久,逐渐推广于绘画,形成了书画一体的奇观,奠定了书法引领中国书画共同创新发展的大趋势。于是以书法之笔入画,而又互相参用,为历代书画家所尊崇。清朝周星莲说:“字贵写,画亦贵写,以书法参于画而画无不精,以画法参于书而书无不神。”笔墨一肩双担,负载着中华民族书法与绘画两颗千年生辉的艺术明珠,攀向一个又一个高峰,功莫大焉。

  笔墨,以它独特的艺术效能,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工具与材质,如毛笔、墨汁、颜料、宣纸等。同时也形成了独有的构成法则。关于笔墨法则,其概括语言叫写或叫运(用),以笔为骨以墨为肌,具有丰富的艺术含量。发展到现在,凡点、画、撇、捺、提、按、转、折、正、侧、虚、实、起、落、收、藏、缓、急、映、带……无不收纳天地灵气,融会人文精华。

  笔墨法则,有极大的应变能力,所谓法无常法,势无定势,当随时代是也。然以美为怀——即适应中华民族之审美理想,气韵生动,正气凛然,扬善除恶;以低俗为忌——即要远离有失法则,矫揉造作,怪、丑、庸、俗、萎靡不振之低下现象。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要靠笔墨去实现。笔墨法则就是使中国书画通向“天人合一”境界的大法。

  笔墨,由形式、功夫、神韵三要素构成,以写意之法,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超凡的艺术创造力与高雅、和谐、真、善、静、美的欣赏志趣。

  1、所谓形式,指的就是笔墨表现之形状,形态。遵循笔墨法则写字、画画,是构成中国书画的典型标式。

  2、所谓功夫,是笔墨神韵的基础,通常作为神韵的代名词。包括对笔墨的理解、认识和感觉,对笔墨形式继承创新的能力,对笔墨性情变化及其表达的把握,使笔墨自如应用于书画实践之中,并能创造体现自己个性、反映时代精神或引领时代发展的笔墨。

  常人的神经末稍在指尖上,书画家的神经末稍在笔尖上,有了这层功夫,笔墨就是书画家最忠实的“代言人”。

  3、所谓神韵,即现代语言的精神、感情,是笔墨与功夫的终极目的,是笔墨修养的印证。书画家的综合修养、思想感情、精神境界,通过写意之法在书画作品中反映出来,称为笔墨传神。

  于是我便可以肯定的说:作为用中国毛笔画的画,如果显示不出笔墨的写意之法、功夫与神韵,就不会给人们有精神的震撼力,即使其造形、色彩等方面的技巧有多么高,也逃不掉低劣水平的命运。按中国画的评价标准来说,就叫“无笔“或“无笔墨(无笔即为无笔墨之笔法、功夫、神韵;无墨即为无墨汁与色彩之鲜和生机)”,这种画是无资格被称为中国画的,同样无“笔墨”的汉字,也是无资格被称为书法的。所以,对于中国书画而言,笔墨是主体,其它则为附属。也就是说,书画之美就美在笔墨,而物象、形式,无论山水、人物、花鸟、竹兰都是笔墨美的载体;作为书法,汉字也是笔墨美的载体。懂不懂中国书画,就是懂不懂笔墨;欣赏中国书画,就是欣赏笔墨之神韵,笔墨传神就是评价中国书画的关键词。凡有修养的人们必然通过对笔墨的欣赏、品评、感受,激动心灵,振奋精神,实现书画作品修身养性的天职使命。

  所以,笔墨传神是中华民族超越时空的一大艺术创造、是笔墨的核心价值。它是使中国书画从表现物象走向表现人类精神的一大飞跃,至今仍然表现出远远超越了西方绘画仅是周旋于物象形式(包括变形、抽象)以求变化创新的低级现象,创造了世界上任何绘画无法企及的艺术高度。

  由以上这段文字可知:

  笔墨独成体系。笔墨——笔墨之写意、笔墨之传神,所体现的中国书画中国特色之抽象美,不仅独特,而且其形式之优秀、表现之奇妙、内含之深邃,皆为世界美术之最。

  对上述情况,世界上他国的美术界的有识之士,也普遍已有认识。如美国现代艺术理论的开拓者罗杰。弗莱,早在1910年的一篇论文中就说:“西方艺术的未来必定要依赖于西方画家对东方艺术的吸收能力:一旦有教养的公众逐渐适用了东方艺术杰作所蕴含的节制性、其运用笔墨方面的简约以及质量的精致完美,那么,可以想见,我们的大多数公众将会对西方绘画无话可说。”张大千曾旅游欧洲时去访毕加索。毕加索见了张大千的第一句话就是:“艺术在东方你跑到西方干什么?”首先要求张大千给他写几个中国字(即书法,天波注)画几笔竹子画,并很有感慨的说:“我是学不好中国的竹子、兰草画了!”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院士终身秘书长阿尔诺、多德里夫2008年访问中国,他说:“七次中国行,让我充分发现中国之美。”还说:“对我而言,我始终喜欢欣赏传统水墨画(中国画,天波著),它们蕴含着伟大的中国之魂,我认为其价值比油画要大。”美国包华石对中国画很有研究,面对关于中国书画的争议,在“文化与文化政治”的论文中颇有建树的说:“是中国知识分子上了西方文化政治的当!”

  最后的话:

  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等……这样高层的美术界领军人物,和全国各行各业的人们同样、欣逢于宏扬优秀传统文化的伟大新时代机遇期,却居然在上了西方文化政治当的执迷中,就醒悟不过来呢?!

  2018年11月18日完稿于海上个中居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三砚斋天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